相关文章

广东名律师涉嫌诈骗毒枭100万受审(组图)

来源网址:http://www.bxg2018.cn

  新快报讯(记者 岳杨)曾为“”“黑老大”周广龙以及“”涉案警官辩护的广州著名律师马克东,因被逮捕,该案今日将在辽宁省营口市站前区人民法院开审。这宗震动律师界的案件,让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广东省以及广州市律师协会均派出了代表前往营口旁听。

  马克东曾代理多宗大案

  辩护意见催生司法解释

  提起马克东,就不能不提“广州黑帮第一案”——周广龙24人团伙案。2001年11月,广州中院公审此案时,为“黑老大”周广龙辩护的马克东律师力主:依照当时的法律规定,没有保护伞的周广龙团伙不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司法界人士透露,此案上报到最高人民法院之后,最高院即出台了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在具备其他犯罪要件的前提下,即使没有保护伞也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黑社会案的构成要件自此改变。

  马克东律师近年还代理过另外一宗知名大案——在“孙志刚事件”中担任涉案警官的辩护律师。

  受落网毒枭牵连被捕

  在广东律师界“顺风顺水”的马克东,却在辽宁毒枭宋鹏飞落网后惹上官非。

  宋鹏飞在广州落网后,沈阳当地上至沈和分局公安原局长、下至沈阳市禁毒支队的原支队长等多名骨干警察、甚至“禁毒英雄”都被牵涉其中。此案由中纪委和公安部直接查办,沈阳公安系统上下震荡,内部称之为“六零七案”。

  远在广州的马克东也因宋鹏飞的一本账本被牵涉在内。该账本记录了宋鹏飞打通“关节”的各项支出情况,包括2001年支付给马克东的一百多万元款项。警方严查追问,宋鹏飞的“搭档”赵文刚供称“这笔钱是被马克东给骗走的,当时马克东号称跟公检法关系好,可以帮忙摆平一个案子”。

  2006年10月20日,就在“广州黑帮第一案”周广龙案终审判决的当天下午,马克东被辽宁警方以“协助调查”的名义从广东博浩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室带走了。

  因百万律师费卷入官司

  辽宁警方发出的逮捕令上,称马克东涉嫌“诈骗”。马克东的亲友表示,这100万元是堂堂正正签订了合同的律师费,怎么成了诈骗呢?而且,当时马克东所代理的案件与“六零七案”毫无关系。

  这宗案件发生在2001年。当时,宋鹏飞的几名手下在广州的金色年华夜总会门前杀死了一名保安,宋鹏飞的“搭档”赵文刚出资聘请了马克东当时所在的汇明律师事务所的几名律师担任辩护律师,马克东也在其中。当时,双方签订了代理合同,这笔钱正是赵文刚等人支付给马克东等人的律师费。

  马克东的亲友表示,五年前的时候宋鹏飞根本还不是什么毒枭,也没有什么震惊辽宁警方的大案,当时马克东只是依照常规代理了的“金色年华”的案子。

  两大争议焦点

  争议一:是律师费还是诈骗?

  辩护方指出,马克东当时与赵文刚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由于当时涉案的被告人之一宋鹏飞已经在重病之中,马克东要做的则是按照相关法律程序,申请案件中止审理,一切行为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没有任何的诈骗情节和意图。

  据悉,此案还出现了一个插曲:2001年,汇明律师事务所结业,由于保管不善,许多资料都不见了踪影,关于马克东代理“金色年华案”的相关材料也找不到了。

  不过记者昨日获悉,马克东同事的多方寻找,终于将代理合同寻获并递交给了法院,证明100万的费用确为律师费。

  但是,马案的检控方虽然确认了马克东和赵文刚之间有委托代理的关系,但检察机关依旧认为,依据赵文刚的说法,马克东曾号称“与公检法关系好、可以摆平”,这是明显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以此诈骗了赵文刚100多万律师费,属于律师诈骗律师费的行为,依旧涉嫌诈骗罪。

  争议二:专家提出管辖异议

  另外,马克东一案引起了广东省市律协以及司法行政部门甚至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高度重视。今年5月,在中华律协的主持下,多名北京的知名法律专家对马案出具了一份重量级的专家法律意见书,递交给了审理的法院。

  这份专家意见书认为,马案的犯罪发生地在广州,被害人、被告人当时也都在广州,马克东的户籍所在地也在广州,因此,该案应该在广州审理,不应该在辽宁审理。

  不过,此案最终仍然被确定在辽宁营口市开庭审理。据悉,在今天的庭审中,辩护方仍将就管辖权问题向法庭提出异议。

  律师界高度关注

  马案的开庭审理,在律师界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参加今天庭审的,除了马克东的亲友和同事之外,广州市及广东省以及中华全国律协都将派人到场。据悉,广东省律协主管的李淳副会长昨天已赶到了营口市。

  据广州市律协维权委员会主任王晓华透露,为马克东辩护的是市律协刑事专门委员会主任钟闻东。王晓华表示:“我们这边只是搜集了很多马克东家人和所里同事提供的情况。公诉方掌握的材料,我们不太清楚。马克东是我们的会员,我们会一直跟踪这个案子的发展,希望这个案子得到公正的审理和判决。”

  王晓华还透露,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曾经为马克东案开过两次研讨会,有专家曾出过法律意见书,“不过主要的意见是程序上的意见,当时专家认为应该由广州的法院管辖。不过既然后来最高院最后指定管辖在营口,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

 [1]